1
1
1
1
1

文艺荟萃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艺荟萃 > 文章内容
1

颠倒的儿童文学“宝塔”

作者: 刘保法 来源: 文笔文学网www.djc668.cn 时间: 2014-04-09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儿童文学大致可以分这样三个年龄层次———
  低幼文学(包括学龄前到小学一二年级);儿童文学(包括小学三年级到五年级);少年文学(包括中学阶段)。
  现在我们把这三块统称为儿童文学,这没有问题。问题是,这三块的重点在哪里?哪一块是儿童文学事业的基础?我认为,这三块的重点应当是低幼文学,因为低幼文学是整个儿童文学的基础。我们知道,一座宝塔的底部最大最坚实,慢慢向上缩小,直到宝塔尖,基础最坚实的宝塔才是最牢固的。那么作为基础的低幼文学,也应该是最大最坚实的,也应该引起每一个儿童文学工作者的重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低幼文学才是真正的儿童文学!
  上海一些优秀的老一辈儿童文学作家,都是非常重视低幼文学创作的。包蕾、鲁兵、任溶溶、洪汛涛、嵇鸿、圣野、孙毅、方轶群、黄衣青、沈百英、张秋生……都以低幼文学成名。而专写少年小说的任大霖、任大星、施雁冰等,也时写低幼文学,关心低幼文学。
  再来看当下最优秀的一些实力派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梅子涵、沈石溪、周锐、彭懿、殷健灵、陆梅、张洁、萧萍、郁雨君、周晴、张弘、谢倩霓、李学斌……几乎都侧重于少年小说创作,都是以少年小说成名。而专门写低幼文学的作家,实在是凤毛麟角。两年前,我们上海作协儿委会搞了一个“上海儿童文学新十家”活动,想挑选几个专门写低幼文学的年轻作家,但是想来想去选不出一个年轻优秀的低幼文学作家。
  想想低幼文学,真的是很可怜!儿童文学中的低幼文学本应最重要最美丽最值得关注,却很难吸引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来耕耘。如果说儿童文学应该像一座宝塔那样“底部重,塔顶尖”的话,那么现在,这座儿童文学的“宝塔”已经颠倒。颠倒的宝塔是要倒塌的,颠倒的儿童文学“宝塔”更是让人担忧!
  究竟致使儿童文学“宝塔”颠倒的原因是什么呢?我想,主要是以下两方面———
  之一,有些报刊社的眼光不够远大。
  市场经济一切向钱看,哪里赚钱多,就向哪里倾斜。而低幼文学图书的销路远比不上校园小说,低幼文学书籍能够印1万册,已经非常了不起,但校园小说常常一印再印。所以,报刊社的政策往往向校园小说倾斜。
  1.低幼刊物的品质有待提高。
  低幼文学的阵地看上去好像还在,《小朋友》《娃娃画报》《小青蛙报》《儿童时代·快乐苗苗》《儿童时代·幸福宝宝》《好儿童画报》《童心周刊》《看图说话》等儿童刊物,并没有撤销,但文学内容却大大减少了,许多版面被“娱乐性”“实用性”的主题挤占。真正的低幼文学作品,每期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文学性的内容少了,整本杂志单薄浮夸。如此形成恶性循环,作者抱怨发表阵地少,编辑抱怨组不到好稿。低幼文学报刊的品质非常重要,它其实发挥着引领的作用,引领低幼文学的创作,引领刊物自身的文学品格。
  2.低幼文学的稿酬太低。
  目下报刊一般都按字数支付稿酬。一篇六七千字的小说,大抵六七百元的稿费,而一篇六七百字的低幼文学作品,也就百元稿费。低幼文学不好写,往往构思一个故事要费很多的心思。所以我认为,低幼文学稿费应按篇计。一篇五六百字的优质低幼文学作品,能支付500~1000元稿费,那么肯定能吸引更多作家从事低幼文学的创作。
  3.低幼文学的评奖太少。
  以前上海一些低幼刊物都有自己的评奖活动,如《小朋友》的“好作品奖”、《好儿童画报》的“新芽奖”、《儿童时代》的“优秀作品奖”……,再加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真是层层推荐,一旦有好作品问世,总是埋没不了。我的《四十九只风筝和四十九只纸船》在《小朋友》发表后,马上被评为《小朋友》当年的“好作品奖”,转载多多,后又入选多种教材,这就是评奖的好处。可现在,上海的几家低幼刊物全都取消了评奖,这就给低幼文学的创作泼了一盆冷水。
  之二,低幼文学作家的自身素养有待提高。
  我曾在一次上海低幼文学研讨会上讲过,低幼文学比较容易被视作“小儿科”。这里有社会的偏见,但主要问题还在作家自身。我们说,低幼文学的语言应当是浅显的。但这不意味着白开水似的寡淡无味,并不等于随意编个“小猫小狗”故事糊弄孩子。你的语言应该是越浅越好,但是作品内涵应当越丰富越好,浅显的语言而令读者深思,这才是浅语不浅。
  而现今优秀低幼文学作品实在是太少了,我们不少低幼文学作者想得不够深,视野不够开阔,要么跟风写作,看到别人写什么,自己也写什么;看到杂志社喜欢什么,就迎合什么……不能静下心来,认真思考,细细研究,把自己独特的感悟、独特的想象、独特的发现,用独特的语言表达出来。
  我们不能不佩服老一辈的幼儿文学作家,比如任溶溶的《没头脑和不高兴》《爸爸的老师》《我是个可大可小的人》等,你能说这样的幼儿文学,是小儿科吗?又如鲁兵的《下巴上的洞洞》《小猪奴尼》、洪汛涛的《神笔马良》等等,你能说这样的幼儿文学是小儿科吗?
  所以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儿童报刊社和儿童文学作家,都来关注低幼文学,都来研究低幼文学,都来为低幼文学献身,那么上海的低幼文学创作一定会重新繁荣起来,颠倒的儿童文学“宝塔”也一定会重新挺立。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文艺荟萃阅读www.djc668.cn
1
1
1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