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情感美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情感美文 > 文章内容
1

批评浩然无关“文人相轻”——与樊发稼老师商榷

作者: 石飞 来源: 文笔文学网www.djc668.cn 时间: 2014-03-24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去年末 《文学报》 “自由谈”版发表樊发稼先生文章《从一句老话说起》 (下简称《老话》)。 《老话》 让我惊诧,文章不长,却存在近乎常识性的谬误。虽如鲠在喉,也不敢擅吐。不仅因为樊老是国文学界权威,享有盛誉,更在于与之相识近20年,给过我许多教诲,还有提携之情,在樊老面前,学生我惟有应诺的本分,若是造次异议,岂不是大逆不道哉!故而犹豫多日,不敢动笔。南京某知名作家朋友知道了这事,挖苦我是“胆小如鼠,奴性十足”。激将之下,斗胆直言。学生不肖,恳请樊老见谅。
  《老话》 开篇,概述和谴责了我国文学界长期存在的“文人相轻”的痼疾恶习。对此贬讥和诟病,学生举双手赞成。问题是, 《老话》 在“然嫉妒心重,大概是相当普遍之一弊”之后,以作家浩然为例说事:“这么一位心地善良的淳朴农民作家,屡屡坚辞当大官,一心一意写作为民,业绩辉煌,一度成为国中 ‘一个(一说 ‘两个’)作家’,有人却无端予以放肆攻击,与浩然本人不识,无冤无仇,何出此端?我想来想去,得出结论:若非别有用心,盖重重的嫉妒心使然,岂有他哉!”
  对于这样的说法,学生不以为然,实难苟同,不得不冒犯辩白几句。我读过浩然的长篇,亦属“与浩然本人不识,无冤无仇”之类——我等无名文人何以能有亲眼目睹“政治明星”、“唯一作家”的风采的机会?我相信樊老对浩然为人的评价不谬——“一位心地善良的淳朴农民作家”。但是,“善良”“淳朴”,与“一心一意写作为民”,真实反映民意民情,并无因果必然的关系。“善良”“淳朴”,往往更容易上当受骗,盲从追风,阿谀权贵,违心写作,捣弄悖逆民心民愿的东西。从码字的数量上讲,浩然著作数以千万计,的确称得上“业绩辉煌”。至于把“一度成为国中‘一个(一说‘两个’)作家’”也拿来作为浩然光彩和荣耀的证明来张扬,未免让人忍俊不禁,难以理解。难道一些在“文革”中被鼓吹得天花乱坠的东西,今天都可以作为炫耀的资本和依据?在我的印象里,樊老思想敏锐,与时俱进,而今如何居然把“八个样板戏一个作家”的荒诞,当成了“美好”和“了不起”?太让人匪夷所思。
  《老话》 赞扬浩然:“一心一意写作为民”。浩然的口头禅也是:“写农民,为农民写”, “写一辈子农民,给农民当一辈子踏实代言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浩然就应该写农民的真情实感,表达农民的真正意愿,为捍卫农民的切身利益鼓与呼。事实恰恰相反,浩然的“鸿篇巨制”,与樊老的盛赞和浩然自己的承诺是背道而驰的。
  浩然被鼎沸吆喝的长篇巨著,是 《艳阳天》和《金光大道》。这两本书我在中学时代都读过。在下的小文章难以将浩然的两部“巨著”展开详析,只能概括地点出其要害——弄虚作假,既不是“写作为民”,更不是“给农民代言”。我的户口是1958年初转入县城的,祖辈生活在城郊农村。农民对于土地合作化的态度,我是深有体验,深有感触,他们的情绪极端抵触,他们的态度极其不满。可以说,没有农民心甘情愿把自家祖祖辈辈辛苦积攒下来的土地(包括土改分得的)拱手奉送给农业合作社的。亘古以来,土地都是农民的命根子,舍不得放弃,天经地义,合情合理。
  在农民愿意不愿意放弃土地、想不想参加合作社的问题上,浩然的“巨著”全部是有悖真实的谎言鬼话。在这一点上,不是《老话》 括弧加注所能为浩然搪塞敷衍的———“人无完人,谁身上挑不出一点毛病?历史造成的作品时代痕迹谁能完全避免?”撒谎造假的文本,不是“一点毛病”和什么“时代痕迹”的问题,而是致命之“癌”,必须否定。
  樊老师也是农家子弟。敢问,合作化时期,您老家里是自觉自愿把土地交给合作社的吗?如果不是,那浩然连您的家庭也没代言。那您何来其“一心一意写作为民”之说呢?对于编织谎言的东西,难道还不能批评和指责?若是批评了指责了,就是“无端予以放肆攻击”,就是“若非别有用心,盖重重的嫉妒心使然”如此断言,未免有霸道之嫌。人家也可以这样回敬您:若非存心偏袒浩然,盖重重的糊涂观念使然,岂有他哉!
  恕我冒昧妄语,包括浩然的两本“巨著”在内的,所有以农业合作化为背景的文学作品,只要是反映农民自觉自愿要求入合作社、心甘情愿放弃土地的,无不是用文学手段图解当时的极左政策。一定有人会质问我,如果要求作家不说假话,那他们如何描写农业合作化运动呢?答案应是:宁可不写,宁可不戴作家帽子,也不撒谎。
  讲真话,是衡量一个写作者及其作品成败的最重要的标准。这是一面镜子,所有的文学工作者,都应该自觉地面对这面镜子,好好照照自己,是不是有悖有污作家的称号?198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捷克诗人塞弗尔特说:“每当我写作时,我都努力做到不说假话,———这就够了。如果我们不能把真理说出,那就沉默好了,但不要说谎。”
  末尾,学生把通篇文字归结为一句话向樊老申明:人们对浩然及其作品的批评、批判乃至否定,与“文人相轻”无关,更不是出于“重重的嫉妒心”,而是因为他撒谎。撒谎对于任何人都不应该原谅,作家也不能例外。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情感美文阅读www.djc668.cn
1
1
1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