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小说阅读 > 小小说 > 文章内容
1

人魔交织,殊途绝迹

作者: admin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3-12-05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西边的地平线掩盖了太阳的光辉,渐变昏沉的夜映衬出了月光的幽暗。原本湛蓝的天空逐渐被黑暗吞噬,被玻璃窗分割的灯光映衬着学生的脸颊。
  
  “啊~~我不”歇斯底里的哭声回荡在教室中。身边的同学虽然不觉怎样,但被她这一叫心中还有些余悸。想也是,胳膊上连扎两针的确挺痛。
  
  初中三个年级体检了一整天,之前倒是没什么问题,到了最后的抽血和注射结核菌素,顿时哭喊声四起。老师无语的笑容挂在嘴角,这也难免,毕竟九年级了,扎了两针就……
  
  三天后,医生们再次来到学校,来检查学生的身体状况。每个班级都正常的进行着,除了……
  
  “关门。”一个女医生停在一张桌子前,面前坐着的是一个叫做墨梦的女生。另一个护士应声把门关上。只是在眨眼之间,墨梦已经到了教室后面的黑板前。
  
  “墨梦。2008年出生,一岁时父母双亡。现15岁,于奢念中学九年二班,墨丹的姐姐。”女医生左佳瞳扫了一眼手中的信息单。
  
  在这些医生为他们注射过结核菌素的当天晚上,魔界氏蓝\x8C\xA8就为墨梦打开了她身上的封印。墨梦,半人半魔之躯,墨系后人,天生具备对魔族的抑制能力。
  
  正因为此,世代墨系后人和魔族之间都有不可调节的矛盾。正因为此,墨系后人和魔族不可能同为一躯。正因为此,同为一躯者力量绝对不容小视。
  
  “你们算什么!”墨梦冷笑一声,手向面前的二人一挥。一道白光凭空而出,伴随着数声尖利的鬼泣之声,向她们袭去。左佳瞳凭着长期的训练侧身躲过。“啊!”另一名护士应声倒地。左佳瞳只得恶狠狠的瞪她一眼,带着那人离去。
  
  疯狂生物研究组织。墨梦在心中不停念着一个名字。
  
  班上被无视的同学心中充满的不只是恐惧,更多的还有疑惑和对唯物主义的否定。
  
  夜半,墨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迟迟不能入睡,只得披上外衣斜倚在窗边。力量再大也毕竟只是个15岁的小女孩,两天之间,她从一个普通的丢到人群里都找不到的女孩一下子变成一个能够让魔闻风丧胆的墨系后人。纵使从小经历过生活再大的磨难,一时间也是心绪四散,无法自制。
  
  瞬息之间,风云变幻。周围充斥着灰黑色的烟气,和一股无法言说的压抑之感。
  
  屋内的墙壁渐渐虚化,四周的环境变为一个古堡。面前,一个男人坐在10米开外的施以珠饰的暗银色宝座上。深黑色的长发顺着臂膀滑下,脸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黑紫色的唇修饰着冷酷的脸。侍卫单手持剑肃立在两旁。
  
  “杀了她。”
  
  一声令下,还未等墨梦反应,周围的人就将她按死在地上。“住手。”冰冷的两个字将侍卫的剑定格在了墨梦面前。那剑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着幽蓝的光。
  
  是氏蓝\x8Cā\xA3
  
  “不杀她,难道看着她灭了我魔族吗?”这句话点醒了墨梦。对啊,除了魔族,又有谁恨得要将她置之死地。
  
  “那她还是魔呢。我用我的命担保她不会伤害魔族。”氏蓝\x8Cㄉㄊ恿怂\xFB们一眼,将墨梦带走。
  
  三天后,当晚的新闻联播主持人缓缓说道:“在罗布泊,这条已经干涸的河流在昨天重现清澈的湖水。有人声称,曾在罗布泊重现水源之前见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身着一袭素服,殷红的鲜血顺着左臂流下,长发在风中飘散,独自一人漫步在古老的河床上。在她走过的区域现出水的踪迹。下面是派出的记者发回的报道。”
  
  当派出的记者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有墨梦一个人躺在水泊中,身上没有丝毫血迹。但大家都明白,没有血迹是因为血迹挥发换来了这里的清澈水源。
  
  “你怎么了?醒醒啊?”记者慌忙向她跑去,墨梦嘴中几个字就昏了过去,“疯……狂……生……生物……”在发现出了意外之后,记者一行人就切断了与电视台的联系,所以观众们并没有听到这几个字。
  
  意外发生后第三天,2023年5月12日,墨梦借助媒体制造她依旧在医院的假象回到家乡,和其他学生一样,在奢念中学里过着紧张的初三生活。
  
  “啊呀!竟然被你跑掉了。”一个女子拿着剑站在墨梦身前。她是魔界将军,崆砼,上次在魔界墨梦见过她。“哈!”一声娇喝,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拿着剑向墨梦刺去。墨梦闪身躲过一剑,空手一招,一把刀便出现在眼前。“呀哈!”墨梦荡开崆砼的剑,顺势向她腰间砍去。“啊!”崆砼向后闪去但还是被划出一道血痕,只得就此离去。
  
  同样是夜,同样是星。这几天的天幕似乎有些与众不同了。深蓝的夜色中浮现出几个人影:氏蓝\x8Cā⒛Ь\xFD、崆砼、左佳瞳。前三者都是魔族,他们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可既然都是魔,为什么氏蓝\x8Cㄒ\xAA帮自己,若是为了自己的力量,也不大可能,毕竟魔君好像很信任他。而上次左佳瞳杀自己却被跑掉,这次崆砼也有提到,难道说她们之间有联系,如果有……一种令人畏惧的可能在墨梦心中浮现。疯狂生物研究组织。是蔓延到魔族,还是,魔族就是他们的后台……
  
  果然,凡事都不能想,想得越多就越可怕。
  
  “姐姐,你没事吧?”身后响起银铃一般的问候声,比起墨梦,墨丹身上孩子的稚气就要重些。自己一直宠着她,不就是希望她不要像自己一样吗。看着长发披肩的妹妹,墨梦心中竟有了一丝惧意。对啊,自己现在这样,恐怕会给妹妹带来灾难呢。
  
  “小傻瓜,姐姐当然没事啦。”墨梦甩开心中的惧意,是啊,墨丹这个小丫头也只能依靠自己了,若连自己都倒下了,她怎么办……
  
  5月16日。上学的路上,又是那样的风云变幻,同样是瞬息之间,墨梦在心底冷笑一声,还是不愿放过自己。
  
  “墨梦,你可知罪?”还是一样的古堡,墨梦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迷茫。“罪,我怎么不知道。”轻蔑地看了一眼魔君,冷哼一声。魔君斜眼看了一下右边的通道,崆砼缓缓走出。
  
  “你伤我魔界将军,还没有罪吗?”
  
  “那是她自找的。”
  
  “那罗布泊滴下的血液呢?对魔族子民的影响,这难到不是罪吗?”魔君越说越气愤。
  
  对啊,怎么把那件事忘了,若说崆砼是自己找事的话,罗布泊撒血可是自己主动所为啊。
  
  “你也说过,我是人,所以,保护人类的环境,何罪之有!”
  
  “拖下去!”魔君一拍椅子,站了起来,他是真的动怒了,不知为何。
  
  阴暗的地牢中。墨梦双手被绑在锁链上,那种锁链可以缚束住魔的力量,甚至是墨系传人的力量。
  
  “墨梦,你要是认个错,发誓以后不会再伤魔族利益,我可以放了你。”魔君走入地牢,一起来的还有崆砼和……氏蓝\x8Cā2还\xFD不同的是,他是被绑来的。也是,曾经他保证自己的立场,现在出了这种事,也难免会连累他。
  
  “把他放了,我随你们处置。”墨梦恶狠狠地瞪着魔君。“啪!”干净清脆,崆砼一掌扇在了墨梦的脸上,“你也配跟魔君讲条件。”留下了一个红手印和嘴角的血痕。
  
  “那是我自己的事,跟他没关系,你放开他。”墨梦向他们吼道。
  
  魔君并没有理会她,反而用魔鞭不停地抽打着氏蓝\x8Cǎ\xAC不出几分钟,他身上便伤痕累累。“住手啊~~!”那种心疼的感觉,使从不流泪的墨梦脸颊挂上的泪珠。
  
  “别说了,我无所谓,只要你没事就好。”氏蓝\x8Cㄒё叛溃\xAC硬是没哼一声。墨梦撇过头,不忍再看。
  
  墨梦心中的痛,无法言说,自己未曾想到竟会连累到蓝\x8Cǎ\xAC他一心帮自己,怎么就……自己还是有些冲动了,14日那天就不该去偷袭魔君古堡,现在……
  
  2009年,魔君偷袭墨霆夫妇,留下了刚一岁还不记事的墨梦,邻居的王阿婆看她可怜就收养了她,还有比她小三岁的墨丹……后来王阿婆逝世,8岁的墨梦只得一个人在政府的帮助下照顾5岁的墨丹。墨梦也正是知道魔君杀了自己父母才要去报仇,可行动魔君提前知道,所以以失败告终,但她当时做了伪装,不应该会被看出来。
  
  “姐姐,谢谢你这七年来的照顾,我对不起你。”银铃般的声音从牢房门口响起。
  
  “墨丹?你……”墨梦一时语塞,好像想到了什么。
  
  “是你。”还未说出,氏蓝\x8C\xA8就抢先她一步说了出来,那个墨梦最不愿意相信的事实。
  
  “是我,我是魔君的女儿,丹帆。当初父亲把我送到你那,就是为了监视你。你的行踪,还有你报复父王的计划,都是我对他们说的……”说着,丹帆的声音低了下去,不敢再看墨梦的眼睛,此时的丹帆多希望姐姐能够骂自己几句。可回应她的,只有一句淡淡的:“这样啊。”
  
  短短的几句话,碎了三个人的心。氏蓝\x8Cǎ\xAC宁愿自己受罚也不想让他们伤到妹妹。可是,还是无法避免,他们知道她的身份,就注定了悲惨的结局。只是没想到,给她最后一击的,是她认了十几年的妹妹。
  
  墨丹和墨梦,共同生活十几年,彼此的情谊都心知吐明,可这万恶的身份将二人一生隔开,甚至于将刀刺进对方的心脏。狠狠的刺下去,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溅在彼此的心上、身上,像烙铁一样烙下印记,烙下永远都无法磨灭的伤痕。哪怕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魔君,你的目的,就是不希望墨系后人存在,没错吧。我会让它成为现实。”心都碎了,说出的话自然是冰冷至极。
  
  魔君挥了挥手,缚住墨梦和氏蓝\x8Cǖ乃\xF8链都解开了。
  
  蓝色的光芒笼罩着墨梦,氏蓝\x8C\xA8没有阻止,只是升起了同样的光芒。淡蓝色,很淡,淡到能够看清楚光芒笼罩下的墨梦和氏蓝\x8Cǎ\xAC没有泪水。有的,只是嘴边那抹似有似无的笑。
  
  脱离了这永生的驱壳,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轻快。透明的灵魂在云端飘荡。魔族牢笼中什么都没有留下,哪怕是一滴小小的血液。
  
  墨丹以为自己看到这一切会有多痛苦,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心中还有一丝的愉悦。同样蓝色的光辉,笼罩着这个小小的人。身份的限制,在这一刻才真正消失。
  
  三个透明的灵魂,相约在三生石边,放下曾经的伤痛,三个人,永远在一起。
  
  最后赢的,只有魔君,他才是真正的墨系后人。墨梦、氏蓝\x8Cā⒛\xAB丹、崆砼,他们四个才是魔的后代,拥有魔族皇室血统。现在三人离去,一人效忠于墨系后人,他的目的达到了,将自己的死敌握在自己手中。那个组织,瞬间即毁。
  
  “你们是?”奢墨小学前,三个小小的人而聚在一起。
  
  “我叫氏蓝\x8Cǎ\xAC这是我妹妹墨梦。”
  
  “哈哈。我叫墨丹。做朋友吧。”
  
  “好啊。”
  
  阳光映照下,三个笑脸显得格外美丽。
  
  “既然是朋友,就要永远在一起。”
  
  “嗯。说好了的,永远在一起。”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小小说阅读www.djc668.cn
1
1
1
上一篇:从前同桌的你 下一篇:白狐
1

相关阅读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