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精美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精美散文 > 文章内容
1

金色树根

作者: 木车 来源: 文笔文学网www.djc668.cn 时间: 2014-03-12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茫茫大漠中,芦笛一曲,征人思乡。他们脑海中浮现的,大概是在大院中打闹的孩子,在炉灶边忙碌的妻子,是踏出小小木门槛屋檐滴下的雨,旧窗纸后透出的油灯光。
  而今我们的联系方便了,距离看上去消失了,可我们的乡,在哪里?你说不在记忆里,可以在想象里,可想象就是记忆,没有记忆哪有想象。我想,一个城市在居住的现实之上,会有脑海中“家乡”的归属感,如在肖邦故居,与之促膝谈心。
  中秋,在一千五百公里外望江南的明月。第二天我去沈阳故宫,站在红墙外向左望水泥马路的尽头,是一座城门,向右望,看上去是同样的城门。听到不少拆城墙、故居的消息,偶然看见现代化城市中耸立着历史图片上的建筑,我在车水马龙人潮涌动中心潮涌动,也许没有梁思成终于看到应县木塔:“好到令人叫绝,喘不出一口气来半天。”但似乎已触到饱经风霜的墙砖,指尖有异样的触动。后来知道那深印在我脑海中的城门叫大东门、大西门。
  想起离家前,路过银泰,门口立一块文物保护碑,某某旧址,姐姐和我很兴奋,凑近去看,只有碑是碑,围绕它的是星巴克。
  人生长在一个地方,人因其有“心”而成为人。这地方因了这一群人而成为城市。城市中这些人的“心”形成此地文化。
  文化是风沙中沧桑的城墙飞檐托起了千里之外仍能望到的“家乡”,如青石板深巷上方的一朵祥云,是还没有工巧之心的孩子也能记忆的美好的东西,是空气里飘来一丝醉鸡的酒香。
  而“主要城市今日已拆改逾半,芜杂可哂,充满非艺术之建筑”。
  有一天早上起来一边吃拌面一边翻报纸:“随着北京北总布胡同24号院内房屋的倒塌,一场持续2年多的 ‘拆迁、保护’拉锯战终于以开发单位的又一次胜利告终。梁思成、林徽因———这对毕生致力于中国古建保护的大师夫妇,其身后的故居,在美其名曰‘维修性拆除’,实乃违规破坏的行为下,成为一堆瓦砾。”我一团面吃得堵得慌。喊不能拆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拆,喊重建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重建。不管喊什么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拆了。而我也曾慕名而去过清华大学内“新林苑八号”的梁林故居,看见一个砖砌的公厕。
  想起很久以前两篇课文,《一个人的遭遇》和《流浪人,你若到斯巴》,讲的大约是“无根”的感觉,脑海里一下子出现了在废墟上促膝谈心的场面。
  是日,茂密的大树似乎打乱了阳光的金色,为树下土地上的儿女投下一片温柔的荫凉。
  据说,大树劈成两半了还能活。丰子恺说:“因为树大的缘故。树大了,根柢深,斩了一点不要紧。他能无限地生长出来,不久又是一棵大树了。我们中国就同这棵大树一样。”
  文化是积累而成的。中华五千年的黄土地上,历史长河淘沙,留下中华文化根深蒂固,厚重而清楚嘹亮。
  历史是衡量现在的尺度,是前人努力甚至拼命地,去留下、整理的。中国营造学社———我国第一个研究中国古代建筑的学术机构,人力有限财力稀缺,以朱启钤为创始,梁思成、林徽因等八十多人凭着对我国古建筑的热爱与自豪,为了中国有自己的建筑史,整校古籍,测绘古建筑群,从而弄清了我国建筑发展的脉络及历史渊源。
  新老建筑,就是这棵大树上枝干花叶乃至果实。根柢是什么?中华文化。
  先秦时北京地区是燕人,秦人也是函谷关外的西边蛮夷,但他们都接受了中原文化,古中国所以未绝,因中华民族文化内脉未断。而一个城市中的古建筑,就是用目光、用手指、甚至贴上面颊,能唤醒人心的固态历史,是文化实实在在的表现形式,即使不明白它是何年月是何原因是何用途而建,却能感染中华文化的气韵。
  于是说到文化用的动词,大概是熏陶。于是梁思成说:“一个东方老国的城市,在建筑上,如果完全失掉自己的艺术特性,在文化表现及观瞻方面都是大可痛心的。因这事实明显地代表着我们文化衰落,至于消灭的现象。”因文化反过来渗透人心,优质与否才至关重要。它就像天天穿的马甲,社会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一件或一件件更好的马甲吗?谁知,马甲穿久了就脱不下来了。
  中华儿女心中有家,因其在枝繁叶茂的中华文化之树下被庇护着。我们看不到最早的木结构塔———应县木塔建造时的场景,可我们还能看到它屹立在现代化城市边缘,还能查到营造学社苦苦测绘出的惊人数据。文化之根,是一个触摸不到的词语,是文明人想象中的美好词语,而建筑却是其中能看见能摸到的部分,它是实在的记忆,是它托起了崇高的“有根的感觉”。
  所以梁思成拒绝出国:“如果连祖国都不需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兴趣。”爱国精神不是说出来的,不是用来佩服的,是要留住文化之根让其生发的。“我们应该研究汉阙,南北朝的石刻,唐宋的经幢,明清的牌楼,以及零星碑亭,泮池,影壁,石桥,华表的部署及雕刻,加以聪明的应用。”
  “什么时候,又什么时候?心/才能懂得/这时间的距离; 山河的岁月;/昨天的静,钟声/昨天的人/怎样又在今天里划下一道影!”
  当蹒跚学步的孩子由爸爸妈妈牵着,伸出小手触摸到城墙、垂花仪门、雕花各异的柱梁的时候; 当孩子纯净的瞳仁,用力仰起头望见飞檐上的雕龙与铃铛的时候。
  穿过城门,走过中轴线,接过窗外的冷雨,登高俯瞰古建筑群,哪怕站在废墟之上,他们终将能与历史对话,聆听前人的教诲,于是能承接上中华文化之根脉。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精美散文阅读www.djc668.cn
1
1
1
1

相关阅读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