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精美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精美散文 > 文章内容
1

散文二题

作者: 陈武帅 来源: 文笔文学网www.djc668.cn 时间: 2014-02-21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听 雨

  雨是一种有灵性的事物,听雨像听一首没有文字的诗歌,赏一曲用生命跳跃的舞蹈。
雨夜,听雨。那是一场生命的狂欢,飘飘洒洒,从天而降,滋润万物,悄无声息。这时,你听那雨,从天幕划落,奏响生命的交响,为了大地,它甘愿享受这短暂而美好的时光。
雨夜,听雨。那是一场幽怨的倾诉,如诉如泣,缠绵悱恻,勾人心魂,让人心疼。这时,你听那雨,窃窃私语,如一位寂寞的少妇,冰冷的灵魂,落在雨巷那无家可归的心间。
听,雨落在瓦上,落在池塘边,落在草尖上,落在寂寞的心坎上。一场雨的交响,时而欢快激昂,时而悠扬婉转,时而声如鼓点,时而悄然无声。
听雨,大半是在独处之时或是夜阑人静。听雨,可以治疗忧郁的心境,可以安抚受伤的心灵,可以除却无端的烦恼。
雨是有情绪的。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凄婉的雨,一夜风雨折落多少花枝,雨原本是想嗅一嗅花香,却用力过猛,娇嫩的花朵怎堪承受?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温暖的雨,晶莹的露珠,落在草尖上,落在花蕊里,正如母亲的爱,总是相伴你成长的每个瞬间,在你行走的背后,一双眼睛始终如一关切着。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这痴情的雨,巴山的夜雨从唐朝一直下,下到情人的心坎,下到西窗的烛光里。直至今日,巴山的夜雨,这惆怅的雨,落在每个失恋的心间。巴山夜雨,这情人的眼泪。
“渭城朝雨\x9B徘岢荆\xAC客舍青青柳色新。”这离别的雨,离别是人生逃不掉的忧愁,思恋就像雨一样在离别时就下起。前途的隐忧,生活的艰辛,全在杨柳依依时,那场飘飞的春雨里。滴在柳梢头,柳枝鲜绿,可是心灵的尘埃怎能除却?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这忧国的雨,滴落在破碎的河山里,滴落在戍守边关的营房,滴落在诗人挑灯起舞的剑上,滴落在收复失地的睡梦里。
雨是有颜色的。
春雨是彩色的。春雨,那是一种闲适而浪漫的心境。细雨霏霏,打湿了一朵花的梦想,打开了一棵草的心扉。万山披彩,春雨躲在那洋溢的春色里。
夏雨是绿色的。夏雨,那是一种热烈而奔放的情怀。雷雨阵阵,性情暴躁而率真,说来就来,说下就下,多像一位敢爱敢恨的女孩。爱你爱得轰轰烈烈,恨你就快刀斩乱麻,绝不拖拖沓沓。夏雨给了季节最美好的畅想。
秋雨是黄色的。秋雨,总是在愁肠滋长时下起,却比愁肠更让人惆怅。一场秋雨一场寒,这冰冷的雨,抖落了枯萎的落叶,抖落了迟暮人的念想。
而冬天,雨是白色的。这时,雨把所有的温度收起,把所有的热情收起,早已化成坚硬的冰花,亦或是漫天飞舞的大雪。这时的雨,少了些温情,却多了些悲壮。它以这种冷冷的目光,注视着它曾经深爱过的大地。

逐 梦

  人生是一条曲线,没有预定的轨道,没有不变的坦途,追逐梦想,享受沿途的风光,不管是荆棘丛生,还是鲜花遍地,在青春的扉页书写浓墨重彩的华章。
                      ——题记

  苦荞花开了,在高原的山坳里。
那年,我师范毕业,成为一名乡村老师,圆了爸爸多年的梦想。我背着简单的行李,走过山路十八弯后,终于来到所任教的山村小学,尽管我心有准备,但破破烂烂的学校坑坑洼洼的操场还是比我想象中差。
人生第一节课,我做了精心的准备,上课的程序在脑海里演绎了无数遍,可是一登上讲台,我就不知从何开始。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果然震慑不了班里的孩子,特别是那几个年龄和我相仿的老留级生,对着我诡异地笑,一脸挑衅的目光。
人生第一节课以失败结束,几乎让我崩溃,原来做一名乡村老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后的日子,我一门心思扑在教学上,行走在家访的路上。孤独的夜晚,我沉浸在批改作业的乐趣中。一个学期下来,教学逐渐有了起色,稚嫩的脸上长出胡茬,越来越像一名乡村教师了。
转眼一度春秋,我教的毕业班,大部分升入高中,有几个还考取县里最好的中学,这在山里不啻为爆炸新闻。一年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苦并快乐着。
走在大山里,我的学生家长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老实讲我的心感到有种莫名的幸福。不能误人子弟,我默默地对自己说。
也曾挣扎,也曾彷徨,也曾无助,教师是个清贫而辛苦的职业。想到一辈子耕耘于杏坛,想到一生面对山野的清风明月,偶尔也会纠结郁闷。
山里没有太多的娱乐,闲暇时我就读读那随身携带的文艺书籍。偶尔也写写画画,做着自己的文艺梦。
勤能补拙,天道酬勤,看到自己写的文字变成了铅字,我欣喜若狂,坚定了我业余写作的信心。
于是,我沉浸于在电脑键盘敲击文字的时光,写下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梦想之花开在心底。一篇篇豆腐块在报刊杂志发表,就是对我最大的犒赏。
苦荞花开了,在高原的山坳里。低矮的身躯,淡淡的花蕊,开在高原贫瘠的土壤里,不与桃花争艳,不与荷花媲美,默默地享受高原的阳光雨露,孕育着一颗颗饱满的苦荞。
闲暇,我带着学生满坡满岭看苦荞花开。我们都是高原的苦荞,都是高原的赤子。
砖堆的校园流水的学生。这些年,教过学生一届又一届,换过不同的工作环境,奋斗过、失望过、跌倒过,不管是踌躇满志,还是垂头丧气,教育情结和写作之梦始终在我的心底燃烧。
一如那高原的苦荞,摇曳在山风里,梦想依旧。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精美散文阅读www.djc668.cn
1
1
1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